【深度讲解】放宽优才入境青年更难上流

2022年2月17日13:20:15 发表评论

根据民意研究计划公布最新的施政报告民调显示,市民对施政报告的满意度不断下跌,其满意净值由最初的-5%,大幅下跌至-27%,是回归以来的新低;受访市民对施政报告的评分亦大幅下跌6.1分至43.4分,是2008年有纪录以来的新低。

塬因很简单,因为魔鬼永远藏在细节中;而当中人口政策的部分,就好像是一片糖衣毒药,叫人敬而远之。

停投资者入境 中环人影响大

行政长官在施政报告中宣布多项措施,以优化及「更积极招揽外来的人才和专才」,当中包括暂停推行「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这对从事投资移居、股票金融及其衍生产品买卖的「中环人」最大影响,因为他们可能因此而损失数以亿计的生意机会。

然而,特首在施政报告相关段落中亦提出,政府将放宽「一般就业政策」、「」及「」下的逗留安排,鼓励人才及企业家来港及留港发展;并同时调整「优秀人才入境计划」下的综合计分制,吸纳更多拥有优秀教育背景或国际工作经验的年轻人才来港发展。

有报章随后引述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指出有关当局初步已拟定逾百工种的清单,当中所包括的行业真是包罗万有,甚至连一些本来属香港人「铁饭碗」的工种,例如社工、教师、医生等,也不能倖免。虽然不同的政府高层在翌日表示,有关清单并不真确,而特区政府本身亦未有腹稿,因为还要跟进研究当中的可行性。

姑勿论特区政府有没有腹稿在手,「」本身,对香港人、尤其是不断寻找机会往上流的年轻人来说,彷彿就像为他们而敲的丧鐘。

根据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发表的数字显示,在2012/13学年,本港资助学士学位课程的毕业生人数高达17,911人,当中还未计算那些由院校自资开办的学士学位课程。此外,特区政府自2000年引入副学士学位制度后,每年本港的劳动人口市场便多了一批数以万计的副学士毕业生;单在2013/14学年,升读经本地评审全日制副学位课程的学生便有32,525人。

青年求职困难 失业率逾10%

现时本港各大专院校所开办的学士学位及副学士课程种类繁多,纵然少不免会出现一点滞后的情况(因为院校筹办课程需时,未必即时能够回应劳动人口市场的变化),但总体来说还处于一个可接受的水平。因此,绝大多数的家长都会不惜工本,有些家庭甚至要节衣缩食、借贷度日,目的都是希望仍在就学的家庭成员能够进入大专院校继续升学,将来可以闯出一片光辉明天。

然而,当社会还在讨论现时的副学士课程是否供过于求、学生毕业后是否能够找到合适工作,本港经济及产业发展是否能够容纳各科毕业生、年轻人是否有足够空间往上流动之际,施政报告提出的「优秀人才入境计划」就恍如一记光头棒喝,唤醒仍在追寻香港梦的年轻人。

还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当中英双方签署联合声明、以及在六四事件后,本港社会曾两度因信心危机而出现移居潮;但对于当时仍留在香港发展的年轻人来说,这正好给予他们向上流动的机会,因为很多中、高层职位在当时的确出现真空期,加上那时本港的社会经济发展,在某程度上来看,更为多元和个人化,这亦造就香港在回归前所出现的一片繁华景象。

反观刻下的就业市场,却相对地稳定,在职年轻人向上流动的机会反而不及后过渡期的一段时间,刚毕业的同学在求职时面对的困难就更多。根据有关当局发表的最新数字显示,虽然本港的最新失业率为3.3%,但同期年龄介乎20至24岁劳动人口的失业率却上升至11.1% 、15至19岁群组的失业率更高达12.2%。

社会缺「劳动人口」 甚于人才

坦白讲,本港社会现时最需要补充的并不是甚么「」,反而是属于行业最前綫的「劳动人口」。可惜,特区政府在输入外劳的问题上,多年以来或许因为要兼顾部分「手中有票」的政党取态,显得议而不决;但在这个时候却提出放宽「」,此举势必严重影响年轻人向上流的机会,甚至会进一步推高年轻人的失业率。

要知道,今时今日的企业人才发展着重在职培训,即所谓「边做边学」;但若果年轻人连投身职场的机会都欠奉,他们又凭甚么去争取学习以及向上流的机会呢?

长远而言,本地就业市场或会出现另一次青黄不接的真空期,对香港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及整体竞争力构成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