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就知道了】那些来自内地的香港新移居的故事

2022年2月17日01:20:17 发表评论

“我在香港开始了新生活,同样的繁华美景,不同的是我不再是以一个游客的心境,而是就像鱼儿回到海里一样我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一位来自内地的香港新移居说到。

香港的移居群体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内地,他们选择的移居方式也许不同,但无论是“”还是“”或其他,最终他们都在香港写下自己的故事。这次,让我们走近来自内地的香港新移居。

赵晗在清华大学就读的时候,与来内地招生的香港大学不期而遇。机会的到来唤醒了她内心深处一种走出去的渴望,于是她放弃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清华经济管理学院,选择了香港。而今,像赵晗一样通过求学进入香港,并留在香港工作的内地人数以万计。

2008年从香港大学毕业后,赵晗顺利进入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但7个月后,她就毅然辞职。2009年,赵晗去北川和香港的志愿者团体一起为灾后重建做心理援助工作。回到香港之后,赵晗进入一家公益机构,为北京的外来工子女教育提供培训、心理辅导等服务。在赵晗看来,接受良好教育的本意,并非是为了获得荣耀与地位,而香港有一个让她由衷欣赏的地方,那就是这里有着多元化并且尽责的民间组织,自由却又有序,足以使她能够忠于自己的内心做想做的事。

“其实人怎样才能有安全感呢?还是说有规矩,没有规矩的自由并不能带给人安全感。而香港的法治精神特别令我感到安全。”赵晗说。

而不同于求学的方式,唐娅与吕亚钧则得益于香港政府推出的“”和“”,顺利赴港工作。

唐娅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二十几岁就已经成为了杭州歌舞团的台柱子。在2005年的时候,她通过考试进入了香港舞蹈团。作为一名希望实现自身艺术价值的舞蹈演员,香港能实现她的初衷。

唐娅说,香港舞蹈团首先的定位就是做舞剧,不参加商演。作为香港政府直接资助的非营利性机构,它旨在推动中国民族舞蹈的创作,对于唐娅这样的舞蹈演员来说,舞剧才是实现自身艺术价值的方式。唐娅在香港找到了一个更加专业、更加纯粹的舞台,于是她选择了坚持与留下。

唐娅也从一名群舞演员一步一步成为当时香港舞蹈团唯一的首席女舞蹈演员。“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在香港,竞争规则的公平、公开已成为一种社会共有的信念。

这一种公平公开的竞争规则,通过“”移居香港的吕亚钧同样感受得到。

吕亚钧在30岁那年辞去了当时国家外经贸部主任科员的职位,前往美国求学。经过两年的学习,吕亚钧获得美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美国最著名的两家投资银行都为他提供了留在美国的机会,他却最终选择了香港。吕亚钧学的是金融专业,恰好是香港“优秀人才入境计划”最为欢迎的专业之一。“对这个行业来讲,香港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中国经济,在背后强有力的支持。香港经济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我又能利用我的文化背景优势,把自己的事业推向高点。”吕亚钧说。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之一,而中环区域则是中心的中心,在这些密集的高楼大厦里有数不尽的投资公司、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行。这些行业的迅速发展,需要大量人才的支撑,这也是“”面向全球吸纳人才的初衷之一。香港的效率世界领先,香港人所承受的压力也让人难以想象。作为一家国际著名投行的高管,吕亚钧深有体会。

但吕亚钧说:“我觉得在你转型的头几年,在你还年轻、还有精力,还可以拼搏的时候,你是希望能够在这种高效率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下面历练自己,为将来打下一个更好的基础。”

“香港的竞争非常激烈,但我的感觉是这种竞争是良性的,还是有促进意义的。在这个空间里面你和所有人平等竞争。”吕亚钧说,这是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

内地人移居香港的趋势不曾减弱。香港的各种移居项目如进修、、、,使得不同领域不同背景的内地人聚在这里。而他们与香港的交集,也为自身的命运谱上了新的篇章。